1. <big id="60b9e"></big>
    2. <table id="60b9e"></table>

      <td id="60b9e"><option id="60b9e"></option></td>

         

        偉乎光色影 哀哉空鏡頭

        發布者:Naixin 瀏覽: 發布時間:2021-11-08 10:31:05

        偉乎光色影 哀哉空鏡頭

        圖影

        喜歡一輩子熱熱鬧鬧的攝影大師趙武,與病痛拼死抗爭了整整70天后,于2021年11月7日凌晨,在上海長征醫院,靜悄悄地走了。

        此時,室外狂風卷著大雪,夾著冷雨,氣溫低到令人瑟瑟發抖。趙武老兄突然去世的消息,更令我的內心冷到冰點,悲情難捱,淚雨堆心。

        73歲的趙武,是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開發以來最著名的攝影大師,是呼倫貝爾乃至內蒙古攝影界的領軍人物。他留給這個世界的,是不計其數的攝影作品,30多部為各企事業單位拍攝制作的大型畫冊。上海的家中,大半個房間的膠卷、照片、都沒有來得及整理;有幾千篇他收集到的大興安嶺林區,珍貴稀有的各種資料;兩本沒有編輯完的畫冊,《光影色——趙武藝術攝影》尚未出版……這些,竟成了他豐碑般的紀念。

        “快放假了,哥們兒們到我家里來,再聚聚吧!”這是已經昏迷多日的他,偶爾清醒過來,翻來覆去,說得最多的話……

        “等你們有時間了,就到我江南竹林旁的小屋,去體驗一把‘悠悠見南山’的愜意。”這是去年在家鄉相聚時,他對我們的盛邀!

        “等下次你們從北京回來,我一定帶你們到森林里來個深度游,前提是要做好吃苦的準備啊。”這是他對我們幾位老女粉絲的承諾。

        “等咱們都不忙了,就要經常在一起玩。說好了啊,誰都不能先走,咱們都要活到120歲。”這是他和同學的相約……

        真想不到,這一等、再等,就等成了永別!

        趙武, 1949年出生在黑龍江省青崗縣。8歲那年,父親把一家人從農村,帶到了大興安嶺林區的克一河鎮。

        他童年時期,林區的日子很是艱苦,但在孩子的眼里,卻也充滿了歡樂。清悠悠的河水,舒緩的諾敏山,黑黝黝的火山巖,紅艷艷的杜鵑花,遮天蔽日的森林,富有靈性的小動物……原來美的自然環境,是可以陶冶一個人心靈的。眼前的美好,在一個少年心里,變成了對美的強烈追求,他一生為此忠貞不渝,美的種子,終于長成參天大樹。

        中學時,他最喜歡上美術課,看見別人的相機,他也想探求一下里面的奧密。

        1968年,他從大興安嶺林校畢業了,主動要求到一線去當工人,理由很簡單,“不想像爸爸那樣,當走資派被別人批斗。”

        他在克一河、吉文林業局,當老師教體育,當司機運木材、當技術員修機械。他和工人們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在一起海闊天空的侃大山。林區工人的豪邁和坦誠,也培養了他熱情豁達,堅韌果敢的品性。
        不久,他被選調到林業局科技科,單位花120元,為他買了一臺海鷗相機,他如獲至寶。他用相機把遇到的有趣故事,有創新的工作場景拍下來,投給《林海日報》,一年能發二百來篇。林業局黨委宣傳部發現這是個好苗子,把他調了去。他從新聞干事做起,年紀輕輕的,就當上了宣傳部的副部長。

        從那時起,他開始對攝影癡迷。想在書中學,卻買不到攝影的書。想找人求教,身邊找不到老師。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琢磨。有時一整天,就悶在暗房里不出來。單位離家不到200米遠,他也常常忘了回家吃飯,只好讓孩子給他送來。七十年代初,他拍的一幅圖片《戰風雪》,被《中國攝影》刊發,讓他興奮不已,那可是國家級的刊物啊。

        當時《林海日報》想要他,局里不放。報社總編親自來林業局協商,才把他挖走。

        攝影記者,采通部副主任、記者部主任,樣樣他都干得紅紅火火。

        1992年,為了攝影事業有個更大的發展,他主動放棄了四平八穩的報社工作。當時手里沒有一分錢,卻敢投身商海大潮,成立了“大興安嶺圖片社”,牌子一掛,自任社長。

        他愛人李桂霞說:“沒見過這樣的什么都不計較的人。一次特大火災,他沖在一線采訪拍片,內蒙戴帽給他一個授獎名額。當時,單位有資深報人要退休,找領導談,希望自己得個獎。他聽說了,二話不說,就把自己的獎項讓了出去,我很生氣。他卻說;以后自己使把勁,有的是機會。”
        大興安嶺林業、地方、鐵路的攝影界朋友們,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攝影大咖和菜鳥們紛紛投奔而來。有誰的片子想參賽,一定要讓他給把關。新手拍的片子,求他指教。出畫冊的,請他幫忙設計。為了一張片子,他和影友們可以挑燈夜戰,也可以爭辯得臉紅脖子粗。不斷的切磋探討,大家攝影技藝上都了質的飛躍。他多次免費組織全市攝影培訓班,用自己的經驗,為學員講授攝影立意、構圖、用光、色彩和藝術手法。林區、地方的攝影大賽、展覽等活動,幾乎都是由他牽頭組織實施的。他還和大興安嶺林業電大,合辦了攝影班,把圖片社的十來個年輕人,全部送到電大學習,學費全由他個人承擔。他用自己的一己之力,帶動了整個大興安嶺林區攝影水平的整體提升。為提升大興安嶺林區的知名度,做成了突出的貢獻。
        大興安嶺林區陸續成名的諸多攝影師,當年經常在大興安嶺圖片社聚集,大多品嘗過趙武親自下廚烹制的清新可口的小菜。

        隨著宣傳力度的不斷加大,國內外的影友們,每年都要來林區拍片采風。每次,趙武都要給他們當向導,做后勤。通過他們拍攝的片子,在天南地北宣傳林區。這樣的接待團,他一年總要接待四五波。一位攝影家說,只有跟著趙老師,才能看到林區最美的景,拍出最好的片。
        大興安嶺圖片社,一度被稱為攝影家的根據地,攝影愛好者的“聚義廳”。

        一個平常的林業工人,憑借著自己的勤奮,成了一名攝影大師,除了勤奮就是吃苦,沒有捷徑可走。

        40多年間,不論春夏秋冬,他總是背著相機,穿林海,跨草原,攀懸崖,涉險灘,走遍了大興安嶺的山山水水,感知著呼倫貝爾草原的一草一木,一路跋涉,一路追尋,直到生命的最后。

        前幾天他愛人,還在電話里哽咽著對我說:“這一輩子,老趙太不容易了,他只想別人,從來不想自己,他吃的苦,吃的虧,都自己默默承受著,常人沒法想象。”

        一次他突然渾身泥土,走路一瘸一拐的回家了。老婆看到他身上到處是青一塊腫一塊的。吃驚的問;這是和誰打架了?趙武輕描淡寫的說;登山,不小心,腳下的石頭松了,掉到好幾米深的溝塘里,幸好沒事。

        那次,他在畢拉河拍片子,摔了一跤。當時他手里拿著一臺尼康MF2,配有長焦鏡頭。如果摔倒時,他用機器支撐下,自己就可能沒有問題。在他倒下的瞬間,他緊緊抱著相機,就地一滾,沒想到石塘林,到處都是尖尖的石頭,結果一下子,摔斷了4根肋骨,被120給救了回來。

        他一年四季都要到林區去拍片,每次拍片,都要爬當地最高的山,要爬山頂上的防火瞭望塔。他跟我說,林區的防火塔有200來個,自己拍了130多個吧。外地來的攝影家說,大興安嶺不好拍,進到林子里,除了樹,還是樹,也看不見太多的美景。趙武就把他們帶到瞭望塔上,原來這里別有洞天。幾十米高的防火塔,他今年爬過,明年還要爬。因為隨著季節的變化、天氣的變化,同一個塔下的景觀,也是不同的變化。

        草原上舉辦的“瑟賓節”,他一連去了九年。聽說為林區作出了突出貢獻的森林小火車,2000年左右就要下崗了,他專門用了18天時間,去拍了森林小火車。他還拍了許多十分罕見的佛光。他說了,這需要大霧、早上三、四點鐘出太陽時,要趕到山頂,當身體擋住了光的直線時,光繞過你的身體,就會產生所謂的佛光。

        大興安嶺的最低氣溫,零下52度。能凍僵照相機,很少有藝術家敢去那里創作??墒勤w武年年開著車,在冰冷的山林里,一轉就是1半月20天,一轉就是40年,他在向嚴寒要藝術。

        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在林子里轉了大半輩子,對大興安嶺的一山一水太有感情了。我的父母都長眠在了山林里。我這一生如果能把攝影這一件事做徹底,就足以了。

        去年深秋,趙武帶著酈文生、鄒吉斌,三人芳齡215歲,攜手出游,15天行程,1000多公里,足跡從圖里河白樺林到莫爾道嘎白鷺島,從巴林喇嘛山到大楊樹,他們自己說;花山碧水畫里醉,大美興安聚眼中。廢寢忘食苦為樂,爬坡登頂千里行。

         

        內蒙古攝影家協會主席額博說:“趙武是苦行者,更是獨具法眼的藝術家。”

        用評論家李喜恩的話說“趙武的攝影作品整體上大氣磅礴,氣象萬千,豪放無羈,風格獨特,往往融入攝影者的思想和情感。如《五月興安》、《水墨興安》、《巍巍興安》、《春潮》、《爭輝》等,將大興安嶺的雄渾、古樸、磅礴、蒼茫展現殆盡。畫面構圖角度取舍新穎獨創,別具一格,如《點木成金》、《雨后山村》、《樺林秋色》等實景拍攝,既詩意般善美呼之欲出,又留給人無盡的遐想空間。”

        用趙武自己的話說;“我做過攝影記者,養成了細致觀察的習慣,只要伸出相機,就要用自己最好的狀態,最好的技術,來拍攝。”除了技術上的準備,一個最簡單的拍攝做法就是耐心等待。等待季節、時間、陽光、色彩,所有等待只為那一瞬間,成為永恒。

        很多人以為,學攝影很簡單,有捷徑。趙武說,一年半載,那只能學點皮毛。好的攝影家,一要勤,多拍多練,多看別人的好作品,勤看自己的作品,差在哪里。二有立意。當你舉起相機時,你究竟想要表達什么?怎么樣才能表達的完美?三是和別人拍的不一樣。你變換一下角度、大膽改變下立意、用光、色彩和構圖,就可能耳目一新,別具特色了。

        2007年底他出版了攝影作品集——《興安神韻》,那是從3萬多張圖片中,精心挑選出來的,以風光紀實的手法,展示了大興安嶺的美好風光。

        他從事攝影40多年來,有6000余幅藝術、新聞作品在國內外報刊、畫冊、影展影賽上發表、展出。有80多幅作品獲各級影賽獎勵。1993年,他成為大興安嶺第一個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1998年他被林業部授予“全國林業優秀宣傳工作者”、先后獲內蒙古攝影杰出貢獻獎,牙克石杰出人物等殊榮幾十項。

        2007年,在上海影協舉辦的“世界華人風光攝影一百強”影賽中,他榮獲金像獎。

        永恒源于瞬間,杰出源于平凡。趙武和大興安嶺幾十年相依相戀,互生共長。這里有他的根,他永生都拔不出去。

        他的二女兒,中國科技大學畢業后,分配到上海工作。小兒子畢業后,大女兒從日本學成歸來,都先后聚集上海。三個孩子相繼在上海安家立業,事業風生水起。老伴去給子女看孫子,一走就是十年。趙武舍不得大興安嶺,離不開身邊的這些影友,自己一個人住在圖片社里十多年。

        常年野外拍片,饑一頓飽一頓,爬冰臥雪,他的身體嚴重透支。嚴重的糖尿病,打胰島素已經十八九年。在家人再三的勸說下,近兩年他才回到上海。但每年四五月份,冰雪未消,他就匆匆趕回 ,直到冰天雪地的寒冬,才會戀戀不舍的南飛。

        據他愛人講;今年疫情,加上他們夫妻兩個的身體都明顯不好。趙武一條腿疼得走不了路,孩子們都勸,今年就不要牙克石了,但他執意要回的決心,誰也擋不住。

        7月4號,他們回到了闊別一年的牙克石。

        他拖著一條不靈便的腿,吃上一片止痛藥,很費勁地去和老朋友相聚,一場都沒耽誤。他準備腿好些了,就去林區,他說大興安嶺可以給他療傷,到了這里,病就會好。

        8月下旬,他開始肚子脹,亮亮的,一敲,向鼓一樣。一口飯都吃不下去。到內蒙古林業總醫院一查,當即確診:肝硬化腹水。8月29號,他和妻子當天飛回上海,都沒有來得及回家,直接入住上海長征醫院。

        家人要求醫生護士,對他的病情實行嚴格的保密,只告訴他肝不太好,骨腿骨折了。

        他一直確信,自己很快就會好起來,他還要回林區呢。

        肝癌晚期,骨肉瘤,雙病魔同時夾擊,讓趙武這錚錚的興安硬漢,再也沒有坐起來。

        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開發建設近70年,才培養出的攝影大師趙武,就這樣帶著無盡的遺憾,永遠的走了。


        2021年11月7日于北京


        18禁免费无线观看网站无遮挡
          1. <big id="60b9e"></big>
          2. <table id="60b9e"></table>

            <td id="60b9e"><option id="60b9e"></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