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ig id="60b9e"></big>
    2. <table id="60b9e"></table>

      <td id="60b9e"><option id="60b9e"></option></td>

         

        別了,恩師

        發布者: 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11-27 09:58:45

         

        顧長虹

        驚聞齊治國老師永遠離開我們的噩耗,正在阿爾山伊爾施鎮采訪的我,半天沒回過神來。一瞬間,百感交集,眼淚再也抑制不住。

        人到中年,若非內心極度波瀾,眼淚似已枯竭。舉目遠望,天際灰蒙,輕雪浮落,掩在層云里的紅日,只露出些許殷紅,難道此刻的天幕,也懂我悲傷之心?我知道,抑制不住的眼淚,是被齊治國老師離世的噩耗嚇到了。

        自從那年我們幾姐妹趁著假期激情昂揚地跑去阿龍山拜訪齊治國老師,我們和齊老師因文而生的友誼便牢不可破了。而那張大家一起在鹿鳴山頂風動石上的珍貴照片和那天的歡聲笑語,被永遠定格在了我們的記憶里,成為永恒。

        每每和齊老師交流時,我都會拿出來那張照片和他炫耀一番,而他總會很配合地夸贊一番。每有浪費時間之時,都覺在辜負齊老師殷切的期望。偶爾我在朋友圈流露出自己的行蹤或者心情的時候,齊老師都會點個贊,或開個小窗叮囑幾句,讓我倍感親切。能得一位前輩老師如此關注,尤其是能給大興安嶺發展史寫書的齊老師的關注,是何其榮幸!所以,除了化成動力加倍努力之外,無以為報……

        近兩年,得知齊老師一直身體欠安,總想再去看看他老人家。但每每得空相約,他基本都在外地,機會就這樣錯過了。今年夏天至今,用我同事的話說,長虹姐像踩了風火輪,到處亂跑,根本抓不到影兒。這又導致再次錯過了去看望齊老師的機會。今天驚聞噩耗,內疚之情頓如刀絞,淚濕衣襟又有何用。

        說實話,齊老師那本大部頭的書我并沒有完全讀完。面對書里對大興安嶺從古至今史詩般的梳理,尤其關于大興安嶺遠古部分的介紹,各個民族間的紛爭與發展,還有地圖的標注,對于我這個對歷史題材完全不懂的人來說,深若天書。每每拿起讀完幾頁,便放下了。但我知道,寫作過程中但凡會用到這方面的素材,翻翻齊老師的書,答案便躍然紙上。正因如此,心中那種對齊老師追求學術的嚴謹和認真的態度,除了肅然起敬,只剩羞愧難當。

        再次翻看和齊老師的微信交流記錄,恩師囑托歷歷在目,簡以整理,附與文后,聊以慰藉悲傷之感吧!

        2018年5月17日,我問齊老師檢查身體結果如何,他老人家竟用一首《鷓鴣天·晚境》回我:

        《鷓鴣天·晚境》

        齒缺頭白爛皮囊,老夫再無少年狂。

        詞章出口全嚼蠟,酒肴入胃半損傷。

        山自渺,水空茫。人生到此夢一場。

        堪慰桃李芳菲秀,風騷樂享好時光。

        2018年5月19日,根河市冷極詩社成立。齊老師又賦詩一首:

        《賀冷極詩社成立》

        誰道冷極無暖音?

        只緣未至根水濱。

        東風送暖千峰秀,

        好雨催花萬叢新。

        彩橋鋪就文芳路,

        丫頭成精鬧晚春。

        喜看河開魚得水,

        百靈歌助追夢人。

        冷極詩社的伙伴們讀完此詩,均知此詩之妙在于將萬叢、彩橋、文芳、郭德水老師、百靈、追夢雨涵等幾人的名字隱含在詩文里??梢婟R老師用心至極,期待至極,希望至極!

        恩師,今生得您教誨,定不負您所望。


        18禁免费无线观看网站无遮挡
          1. <big id="60b9e"></big>
          2. <table id="60b9e"></table>

            <td id="60b9e"><option id="60b9e"></option></td>